当前位置:首页
> 文化建设 > 文苑
悠闲时光心底生
发布日期:2018-05-29 信息来源:盐城市局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出差在外,又梦见了老家。半夜醒来,我再无睡意。莫名地想起了家,想着梦中宽广的河流、葱茏的树林与成片的竹林,世外桃源般的景色,与儿时的记忆一个模样。

回老家时,我喜欢到离家几步远的河堤那走一走,看一看。站在堤上,放眼望去,宽阔的河面已不再有记忆里的清波荡漾。各种渔网、木棍相互交织,也不见过往的船只,那茫茫烟波里曾藏着我多少的怀念与期盼呀。小时候,爸爸的船出海捕鱼,回港休息,那是必经之路。每天听到远处闸门的开闸声、关闸声,我就会想潮水又有什么样的变化。听到过往船只的喇叭声,我也会问妈妈,我们家的船现在在崇明岛还是在长江边。那是我最早关于崇明和长江的记忆,当然妈妈也不知道自家渔船捕鱼时的具体位置。于是,每隔几天我便会走到河岸,看水、发呆、遐想。当然,最期盼的莫过于看见自家渔船从宽阔的河面远远驶来,但满心欢喜的时刻总是少之又少。

远处,与河呈平行状的高高土堆也变矮了许多,少了树木的掩映,徒添些许落寞。那土堆,几十年前,是连接着村子与外面世界的唯一通道,村里人都称之为“高堆”。 那时两旁成排挺拔的洋槐、不知名的野草野花,深深吸引着我们。一群上学的孩子,走过那儿,都要先滑几次坡道,再恋恋不舍地拿起书包去学校。坡道,并不长,自上而下也就七八米。林子下的青草地,慵懒蓬松着,自上而下滑过,冲浪般过瘾。放学,贪玩的孩子还要滑草尽兴后才回家。每天总少不了大人的责骂,因为刚换的衣服又沾满了青草汁或干泥土。责骂的话,常被我们甩在脑后,第二天,照样玩得兴高采烈。青草坡道,从最开始的一个发展为多个。毫无疑问,男生总是开辟者,我们女生学会了强行霸占。

挨着高堆和树木,隔着一条沟,便是成片的竹林。一年四季,有着数不尽的欢欣。我们捉迷藏、挖竹笋,踩着竹叶、和着沙沙声,编故事、做游戏,你的天地里有我的欢乐,我的欢乐里有她的笑脸。那时的我们相信花儿会微笑,竹枝能跳舞,相信太阳会魔术,游戏也是真。童年的一切,纯真而质朴。

而如今,这些都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片片农田。高处、低处,连绵着一畦又一畦的庄稼,沾染着初夏的阳光雨露,更显蓬勃万千,风情万种。农田外,一条沈海公路贯穿南北。时代的快速发展给我们带来了便利,也让我深深怀念曾经的小时光,以及在那小时光里生出的悠闲。还有那,盛放在悠闲中的欢乐。

吴文素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版权所有(c)江苏省机关事务管理局 苏ICP备 苏ICP备05009012号 技术支持:南京大汉网络有限公司
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分辨率1024*768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