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文化建设 > 文苑
想念那年夏天
发布日期:2018-06-22 信息来源:盐城市局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,雨水也少,这又让我念起下雨的好来。有那么好几次的傍晚,还没下班,天色便暗了下来。风吹得树枝低头弯腰,树叶儿咔咔作响,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。回去的时候,故意忘记带上办公室里的伞,走得也比较慢,希望能落一身雨,发泄一下多日来的苦热之感。然而老天仿佛看穿我的心思般,故意让那些透心凉的小不点儿千呼万唤不出来。直到我回到家,登上楼,打开门,推开窗,看着夜色愈见愈浓,雨终究还是没能落下来。

总觉得今年少了些什么,仔细一想,少了梅雨季,少了许多昆虫,少了夜晚凉快的风和天上闪烁的星。

据说,高温烫死了昆虫的卵,所以这个夏季比较干净。我不知道这说法准不准确。可的确少了那些小小的身影们。蚊蝇固然不是我所乐于看见的,但是漂亮的花蝴蝶,还有那夜晚一闪一烁的萤火虫,都是我所爱遇到的。也许,妄想在城市里,能看到这些,原本就是一种希冀。大概,也只有一不小心迷了路的它们才会一头撞进这里,不像我们习惯了奔波,习惯了穿梭,习惯了忙碌和忘记。

如果不是群里有人说起七夕要举办烛光晚餐,我想,今年夏天我可能就忘了萤火虫了。夏天农村里的夜晚是很凉快的,每到夜晚老人们总喜欢搬个凳子,摇着蒲扇,三五成群的,在某一棵有着十几年树龄甚至更老的大树下乘凉聊天。我则很喜欢看星星月亮,还有那夜间飞舞的萤火虫儿。小时候,老人们喜欢把一件件略带危险可能性的事情,讲成一个个能惊吓得住你的故事。譬如,水里有吃人的水妖;譬如,玩火晚上是要尿床的;譬如,若是萤火虫钻进鼻孔里就没命了。

而那时候,对小动物喜爱捉摸的乐趣往往使得我总忘了这些教训。所以,我经常会抓起几只萤火虫放在透明的玻璃瓶里,今夜明夜地把玩。待再长大些,萤火虫少了,或许是对生命的珍惜,或许是对它发自内心的喜爱,或许是过了抓萤火虫的季节,早已不再那么残忍地孤萤我赏,而是只要能看到这些可爱的小不点,总免不了会心地一笑。往往某一夜睡觉前,合上书,关了灯,拉开窗帘,打开窗子,让月光透过窗纱带着风儿慢慢地溜进来,一只萤火虫忽而地落在窗纱上,那一夜睡得应该是多么的舒坦。

我为什么会差点忘记它呢,这几天每每想到这,心里总会满怀愧疚,这愧疚一直延伸到那些许久不曾联系的朋友。在满屋弥漫着寂静光芒的时候,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,看到自己的身影。许多事当年我不曾想过,也不知道何时会忘掉,哪天买一株盆花带回家,搁在写字桌上,打开窗户把阳光放进屋来,慢慢回忆慢慢整理一些发过霉的东西。

想到这,我似乎得到了一点安慰,睁开眼睛,看见风正从树林里穿过。

孟宪柏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版权所有(c)江苏省机关事务管理局 苏ICP备 苏ICP备05009012号 技术支持:南京大汉网络有限公司
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分辨率1024*768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