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文化建设 > 文苑
布谷布谷
发布日期:2018-06-04 信息来源:连云港市机关事务管理局人事教育处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“布谷布谷 麦子要熟……”窗外的布谷鸟一声一声清脆地叫着,游离了匆忙的节奏,把思绪带进了时空隧道。

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大约也是这个季节。芒种!麦秋!这个时节是农民最重要、最忙的时候,也是最开心的时候,丰收就意味着这一年的口粮有了着落,可以不用为吃饭而发愁。人们热火朝天,一丝不苟,累并快乐着。这个时节,是需要全家齐动员的:壮劳力一人一把镰刀,手割麦子,是的,就是《白鹿原》里演的那样,排成排割麦子;小孩和老人就负责捡麦穗或看家。在最初的记忆影像里,没有半机械化的拖拉机割麦,更没有直接脱粒的联合收割机,如果拥有一辆“五征”或“时风”牌的农用三轮车已经是相当先进了。

每家每户都有用来脱粒麦子、晾晒麦子的地方,叫场原,一个平平整整的地方。麦熟的时候,村里基本就没人了,要不在场原里,要不在麦地里。每家每户的场原都紧紧挨着,那种面朝黄土、背靠乡邻的感觉是美好的。麦收时节每个学校都会有麦假,正值芒种,天气往往会热得不像话,好多有经济头脑的小孩子推着自行车卖冰棍,在满足自己吃冰棍的同时,还能赚钱哩!

麦收可是个细活儿。麦子割回来只是第一步,接下来要脱粒。家里的牛派上用场了,套上碌轴,在割来的麦子上一圈一圈的转,牛累了就换人,直到麦粒全部脱出来。麦秆和身体接触很容易过敏,弄得浑身痒痒,现在都忘不了那种感觉。为免风吹日晒,把麦秆收到一起,用泥砌起来,用于保存。可以用做柴,还可以做成土坯用来盖房子。还是以前的房子好,冬暖夏凉,连蛇和老鼠都喜欢住。麦子脱粒出来要晒干的,要是赶上大雨就糟了,抢收比什么都重要,麦子就是农民的命根子,连晚上都是和麦子一起睡的。还记得躺在场原里,伴着点点辰与星,凉风习习,多么美好的夜晚,多么安然惬意。那个年代没有馒头房,自家去磨坊磨面,出来的麦麸就可以喂猪了,家里的小鸡小鸭也有了生活保障。很少有人会把麦子卖掉,除非有急事要钱用。麦子就是金子,比金子还金贵。

有一幅画面常常在脑海中回荡:我和爷爷去镇上交公粮,爷爷在前边赶牛车,我在后边坐着,躺在粮食上睡着了,睡着了……

“布谷布谷 麦子要熟……”希望这布谷鸟的清脆每年都来得及时,让我还可以去碰触这不知已逝去还是正感知着的青春。 

贾焕超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版权所有(c)江苏省机关事务管理局 苏ICP备 苏ICP备05009012号 技术支持:南京大汉网络有限公司
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分辨率1024*768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